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光伏如何实现高比例发展 光伏产业链有何变化?

2020-10-27 08:12:34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整理

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中国将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未来清洁能源除了风和光以外、核电和水电的发展空间基本停滞,受资源限制和受工程施工期的限制,每年的施工量不会有太大变化,非常平稳的状态,但风电和光伏就会呈现出不一样的发展态势。

在本月23日,第二届光伏新时代论坛暨“北极星杯”2020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颁奖典礼的高端对话环节,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执行秘书长李丹、山东省太阳能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张晓斌、HIS Markit高级分析师胡丹、河北省光伏新能源商会秘书长马献立、爱士惟新能源技术(江苏)有限公司产品技术中心副总裁吴生闻、苏州爱康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柳世杰围绕“在碳中和的目标下,光伏如何实现高比例发展,光伏产业链有何变化?”等话题展开了精彩讨论。

\

整个产业如何变化

在未来能源的转型过程中,光伏和风电肯定是最主要的能源。IHS Markit做了很多情景假设发现,从中国电力的角度来看,到2030年碳排可能达到比较高的位置,通过去煤,各个能源使用环境,包括工业生产和交通的方方面面去实现减排目标。

胡丹表示:“对于新能源,不光把光伏发电作为一个发电类型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同时对于光伏+储能+建筑一体化+在应用场景下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可以说,中国作为最大的光伏市场和最大的光伏产研基地是一个很大的强心剂的作用。”

国家碳排目标需要通过到各级去落实,基于河北、山东两省不同的条件,怎样实现光伏不同省份的高比例发展?河北、山东作为分布式光伏的大省,从分布式发展的角度,可以给其他地区提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河北光伏市场

从行业商协会角度来看,中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必定会像中国经济复苏发展一样持续健康发展,以河北省为例,截止今年上半年,河北省光伏总装机达到1571万千瓦,提前半年多完成“十三五”规划,总装机量位于全国第三位,而分布式光伏,尤其是户用光伏,位于全球第二位,今年户用光伏也成为关注的热点,尤其9月从装机规模来看给大家也是算惊喜。

马献立表示:“从省能源局获悉,根据国土规划和可利用土地规划来说,“十四五”期间,河北省光伏可利用资源规划开发的规模预计将达到120GW左右,每年基本上按照10GW的速度发展。因此,需要多方协同合作:首先,电网要同步建设,不管农村电网的改造和特高压的改造等等都会带动行业的发展;其次,政府对行业的支持,个地方十分重视光伏发展,并出台规划包括支持的一些引导机制,不久之前,山东出台储能政策;再其次,需要整个光伏产业链尤其供应商,包括逆变器厂商和组件厂商,加大对产品研发创新的力度;最后,不管市场如何摆动,不管国内外市场如何影响,不管疫情的影响,希望所有光伏从业者继续坚定信心,跟随国家产业发展的步伐。”

山东光伏市场

截止到目前,山东累计光伏装机达到19GW,预计到今年年底,山东将超20GW,山东将是全国首超20GW省份,且山东也是全国第一个分布式光伏超10GW的省份。

除此之外,能源转型需求迫切,生物质、风电山东也在铆足劲的发展。山东生物质装机全国第一,山东风电全国第四,山东的太阳能热利用全国第一,按照2030、2060这两个目标走,山东省可以提前完成目标的。

众所周知,山东分布式光伏在国内首屈一指,渠道化建设的贡献是不容忽视。张晓斌介绍:“无论是医疗、食品、交易、建材、家电,所有行业未来终端市场一定是走渠道化模式,光伏也一样,近年来,山东分布式光伏渠道普及性以及重视性非常健全。因此,未来光伏市场做好渠道建设,这是未来想做分布式光伏的一个必然的核心。”

无论从系统还是从组件效率的角度,如何更好的完成或更好的实现2030年、2060年高比例光伏目标,价格或技术光伏企业都有一个什么样的突破?

目前光伏组件价格在1.6元到1.7元之间,这个价格无法支撑平价项目的,从光伏制造本身而言,光伏价格仍有很大的下降空间,但受制于疫情影响,光伏辅材处于大幅度涨价趋势阶段,且供不应求。加之2019、2020年,光伏头部企业大幅度扩产,市场增量逐年提升,预计光伏产能将呈现过剩态势。

随着新产品、有新技术的迭代,每家企业面临老的生产制造设备淘汰的问题,同时安全性技术角度来说,安全性、可靠性比原来要大幅提升。

接下来,光伏行业马上进入第四季度,到2021年,如何过渡到平价。柳世杰站在制造商的角度去解析:

目前来看,大尺寸高功率确实是一个方向,并不是尺寸越大越好,但从晶澳等光伏企业陆续推出大尺寸产品发现,大尺寸产品确实对电站的收益、成本降低很多。PERC 500瓦以上仍是接下来的主流,目前终端客户希望在四季度有一个下降空间。

另外,HJT也是一个方向,从光伏制造本身而言三点:一是从生产制造成本,二是全生命周期的发电量,三是电池组件的转换效率带来整个对电站建设投资成本的降低,从而带来LCOE的降低。

从硅片端看,从P型向N型转变的阶段,N型比P型具有薄片化优势,可以适当降低硅片成本,光伏制造大有可期。

吴生闻认为,由于风能、光伏具有波动性、间歇性的特点,对于一些可调负载、柔性负载、储能如何达到均衡,也是未来要走的一段路。

然而,光靠现有政策和商务模型储能不足以对光伏进行很好的调节,因为储能度电成本、价差,经济性还算不过来;另外,除了削峰填谷之外还有调频调峰,经济效益还不足以支撑大规模建设储能。

值得关注的是,储能一发旦展起来,再建设虚拟电站,通过虚拟电站更好的分配能源也是未来的一个方向。虚拟电站也是今年发展起来,除了云计算之外,还有边缘计算、区块链计算,怎么应用进去,这也需要一段时间去探索。

光伏高比例发展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把光伏置于能源系统里面如何平稳的输出、如何成为稳定电源,是光伏企业制造端、企业端或者研发端需要进一步为光伏产业铺路。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产业链 光伏制造 第二届光伏新时代论坛

更多

行业报告 ?